• 主页
  • 常识互联>
  • 遭家暴不气馁 新住民妈身兼3职养2孩说:「我很幸福」 >

遭家暴不气馁 新住民妈身兼3职养2孩说:「我很幸福」

浏览次数:338发布时间:2020-05-23 00:28:33文章分类: 常识互联

文/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

「虽然老公打我,但我还是很喜欢台湾,要在这里生根!」认识阮氏,是在一个巧妙机缘下,某一天,我送孩子上课后,到附近早餐店买个早餐,等待的过程中,外籍的女店员一直跟我点头微笑,那种笑法,就是「我认识妳喔!」但我又想不起来是谁,直到她说「妳没带妹妹喔?」我大惊回问「怎幺知道?」才晓得她晚上在超市兼职,看过我们几次。

阮氏才25岁,皮肤白皙、个性好开朗,她看我一个人,猜想跟她一样是单亲妈妈,便主动提起来台过程。她说,自己与先生认识3天就结婚了,虽然婚配与金钱脱不了关係,但斯文白皙的先生,当着全家的面保证会善待阮氏,加上先生的外在条件,跟一般来娶外配的不一样,不老、又有稳定工作,阮氏开心极了!

「嫁过来以后,我才知道他为什幺没有办法结婚!」先生有极为严重的洁癖,一回家要在玄关脱光全身、冲往浴室洗澡,她得準备整套的家居服供他穿进家里,正在饮用的水杯,超过半小时没喝完,就要倒掉重洗,所有东西都要个别用塑胶袋或套子包着,用的时候再掀开。

在他们第一个孩子出生后,某天,阮氏把衣服收下来,还没即时折好、包进塑胶袋里,就听到女儿在哭,她赶紧去照顾孩子,人家说一孕傻三年,她便忘了衣服还在客厅沙发上,直到先生回来,看到摆了一下午的衣服「已经沾上灰尘」,换上家居服,不顾小寳宝在旁边,冲进房间把阮氏痛打一顿。

从此,好像被开启了什幺一样,阮氏经常被先生痛打,她渐渐发现,眼前的这个人,在外面跟家里的形象不同,「他把我当成买来的佣人,很不尊重我,要我出去赚钱,还要带小孩、打扫家里,我很努力、尽量做到,他还要打我,妳说台湾男人想什幺?」但,为了取得身分证,她只能忍受下去,直到确定成为台湾人的那一天,她备妥证据并离家,向先生提出离婚官司。

阮氏有2个孩子,两个都在幼儿园,她开销不小,白天一个工作、晚上一个工作,假日还会带孩子到处去兼差,但却保持十分乐观开朗的态度,一点都看不出来曾有那段黑暗的日子!她说:「碰到那种神经病,已经浪费我太多时间了,两个小孩等着我养他们,哪有时间想以前的事情,我很喜欢台湾,我很幸福,要一直在这里!」

现在新住民越来越多,他们的第二代也成为我们孩子的同学,明明大家都玩在一起,但歧视的痕迹还是处处存在,其实他们跟金髮碧眼的西方人一样,只是过去家乡的经济环境不好,才会被视为「卖到台湾」,这不等同于花钱买人当奴隶,我们这些父母,应该要多扶持身边的新住民朋友,不要书上学一套,表现出来的行为又是另一套,如此他们跟我们的孩子,才会永远地幸福下去。

★ 我是不婚妈妈「焦糖绿玫瑰」,唱片线记者出身,现职网路专栏作家。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,心思细腻敏感的我,如何边工作、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?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:「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」粉丝团、「焦糖绿。玫瑰caramelgreen」部落格。

阮氏先生孩子台湾焦糖玫瑰住民认识